剔犀是我国漆器工艺生产中较为繁杂的一种髹漆工艺。它从木材选料到裱胎、灰胎、髹漆、制图、雕刻、推光等各个工艺流程都必须严格把关,都要有多年经验的技工操作。髹漆必须在潮湿、不通风、干净无污染的地下室中进行。工艺流程大体是:在优质木材胎体上将朱、黑、黄等两种或三种色漆,一层层地髹上色漆,逐层堆积起来,若干遍后,堆积到一定厚度(约0.3毫米至0.5毫米),一般要涂饰80道左右,上一道漆,阴干后再上一道,各种色漆每层都要上好几道,几十道漆要用一个多月时间。整体阴干后,放一段时间才能描绘图案和雕刻,用“v”形刀雕刻花纹,刀口处可看见不同的色层,与其他雕漆和漆器截然不同。每一个图案都要一遍一遍地雕刻、修整,直到深浅、宽度、厚度都达到一定的要求才能合格,而后再进行其他工艺。因其花纹刀口侧面处显现如同截开的犀牛皮质的断面层次,故名剔犀。同时,又因花纹多为回纹、云钩,流转自如,回旋生动,断面显露宛若彩云的纹理色彩,近代以来称之为云雕。

剔犀物件的漆层厚度是别种漆器无法比拟的,它耐磨、耐蚀、耐水、耐潮,始终光亮如新,经久耐用,置放越久,云纹色彩越发古色古香,美不胜收。剔犀漆器物件在宋代虽已开始生产,但规格较小,且大都是瓶、盒、筒等,直到明、清之际才有了大件家具,但因其工艺独特、造价昂贵,因此明清时期一直作为皇室家具,民间少有,故传世很少。

绛州剔犀生产工艺经过几起几落,虽然目前已初具了一定的规模,但仍然存在着濒临失传的危机,一是剔犀生产工艺没有较完整、科学的文字影像资料,没有档案备查,全靠一代一代老艺人口传身授。二是新绛剔犀的手工生产技艺十分繁杂精致,无法用机械化作业替代,而全县从事剔犀生产的高精尖人才屈指可数,尤其是年轻有为的剔犀生产工匠更是凤毛麟角,剔犀工艺仍未从根本上解决传承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