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绣

分类: 传统美术   级别:国家级

苗绣

苗绣是指中国苗族民间传承的刺绣技艺。流传在贵州省雷山县、贵阳市、剑河县等地的苗绣有着不同的形式与风格。苗族的刺绣艺术,是苗族历史文化中特有的表现形式之一,是苗族妇女勤劳智慧的结晶。苗家妇女擅长纺织和刺绣,清《开化府志》、《广南府志》、民国《马关县志》、《邱北县志》都记载有苗族妇女“能织苗锦”之句。
2006年5月20日,苗绣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1] 
中文名
苗绣
外文名
Miao Embroidery
遗产类别
传统美术
非遗级别
国家级
批准时间
二OO六年
申报地区
贵州省雷山县、贵阳市、剑河县
遗产编号
Ⅶ-22

苗绣历史源流

苗族起源的多种说法之一是“东来说”,这与神木、鸟有关,也与中华民族的上古神话传说相关,说木神句芒辅佐了东方天帝太嗥。太嗥其实是一个以神鸟为图腾的上古氏族,又说太嗥便是伏轰,伏轰与女锅作为中华民族的祖先是尽人皆知的,他们传说中的样子便是龙的最初形式,《列子·黄帝》记:“疱牺氏(即伏羲)、女娲氏蛇身人面”,《春秋纬合诚图》记:“伏轰龙身牛首”,可以说,这些上古的图腾意向在苗族的绣品上反映得非常明显,比如那看似双龙戏珠的绣品,中间却是个人,这人其实就是苗民人祖姜央,而双龙便成了庇护苗民的伏羲与女娲。
苗族的文化与中华民族的上古历史如此密切的缠绕一起,苗族的刺绣不仅热烈奔放,而且蕴意着神秘悠远的篇章,苗绣中的龙更以其丰富的意象与中华民族的开创历程紧密地联在一起。从这些残存着“人神混同”、“人兽混同”、“自然物类混同”的原始思维特征的绣品中我们看到,苗族人民营造出的龙是那样的率真稚气、热烈奔放、神奇壮丽、自由不羁。
苗绣
苗绣(4张)
苗绣是指苗族民间传承的刺绣技艺,,是苗族历史文化中特有的表现形式之一,是苗族妇女勤劳智慧的结晶。主要流传在贵州省黔东南地区苗族聚集区。雷山台江等地的苗族服饰至今仍保留着原汁原味的传统风格,精美绝伦的刺绣技艺和璀璨夺目的银饰让人赞叹不已。苗族服饰的刺绣工艺有其独特性,如双针锁绣、绉绣、辫绣、破纱绣、丝絮贴绣、锡绣等。刺绣的图案在形制和造型方面,大量运用各种变形和夸张手法,表现苗族创世神话和传说,从而形成苗绣独有的艺术风格和刺绣特色。苗家妇女擅长纺织和刺绣,清《开化府志》、《广南府志》、民国《马关县志》、《邱北县志》都记载有苗族妇女“能织苗锦”之句。[2] 
苗家姑娘个个会绣花。由于环境的熏陶,苗族女孩四五岁就跟着母亲、姐姐和嫂嫂学绣花了。到了七八岁,她们的绣品就可以镶在自己或别人的衣裙上了。[3] 
苗绣是苗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中国服饰文化的瑰宝。要数中国少数民族功夫绝技,苗绣以其古老、神奇以及文献特性著称。
现存的苗绣,起源于古代濮人的雕题文身。雕题就是用刺刺破皮,涂以朱砂或其它色彩;文身就是用刺仿龙、凤、夔花纹雕题,在人身上刺出现龙、凤、夔的保护色花纹,藉避龙、夔之害,战胜龙、夔,以谋生存。从苗族的《古老话》得知,苗族古代的雕题文身大师是嫁嘎。
到了濮人的后裔南蛮,发明了蚕桑之术后,雕题文身开始从残酷的保身艺术形成美的装饰艺术,出现了“描”。描就是用朱砂等色彩仿生物色彩在蚕帛上描绘花纹。到了骨针、铜针、骨织板、铜织板出现后,雕题文身艺术又进一步演变成挑花和织花。到周代有了铁针,濮人后裔的挑花技艺便发展道了相当可观的程度。挑花只是在蚕帛上经纬线的垂直交叉网格,挑出物体的象征图案来,这也满足不了濮人后裔------南蛮对美化生活的要求,便往凿花、绣花技艺发展。濮人后裔凿花、绣花技艺到春秋、战国时期,形成了湘绣、蛮绣。湘绣以居住在湘江流域的濮人后裔相柳一支为主体,其绣花技艺向写实逼真的艺术境界发展。楚亡后,湘氏很快融合于华夏,经过秦、汉时期,组成汉族,湘绣也就成了中华民族绣花技艺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蛮绣以居住在沅江流域、乌江流域的六蛮、七戎的蛮氏为主体,其凿花、绣花、织花技艺向幻想的艺术境界发展,保持了濮人后裔挑花、绣花、织花的对称图案格局,形成苗绣、苗锦风格。
苗绣是由驩兜部与南蛮部结合;三苗部与西戎结合组成,即《尚书》说的:“串三苗于三危,以变西戎;放驩兜于崇山以变南蛮。”因为组成苗族的氏族部落大多居住分散,不相同属,个氏族均形成各自的文身装饰艺术。到了元、明清,汉籍中不断出现了按照服饰特点将苗民分为红苗、花苗、白苗、青苗、黑苗的记载。红苗以七戎、六蛮为主体,以龙凤为氏族徽;花苗以凿齿民为主体,以蝶为其氏族徽;白苗、青苗以人夷、九夷为主体,以夔麟为其氏族徽;黑苗以盘瓠蛮为主体、以狗为其氏族徽。他们均以某一动物作自己氏族的代表,崇拜的图腾。这种图腾崇拜极大地影响了氏族绣品装饰纹样的主体物象的表现和风格的形成。另一方面,随着各氏族间频繁的交往、装饰纹样的相互借鉴、补充、渗透的现象也日渐增多。
苗绣针脚大体可分为绣、插、捆、洒、点、挑、串七种。大面积以绣针平绣,其中需要显出深浅色调的,则用插针,将彩色深浅不同插进去,形成几种色彩的连结平面;需要显出立体感的地方,则使用捆针,使其形体在绣面上突出来。绣面上需要显出立体感的细小部分,则使用洒针、点针和挑针。绣料正面和背面需要显出一致效果的,则采用串针。一幅绣品,常综合运用几种针脚,或配合粘花、贴花、补花和堆花等手法来完成。
苗绣的色调亦带有强烈的夸张色彩,它常不按照真实物体的颜色配色,而是按其氏族的审美要求,大胆而灵活的加以运用;其色彩讲究冷暖的对比,注重在强烈的对比之中取的一种色彩美的协调,造成一种古朴又绚丽多彩的效果。苗绣的历史渊源悠久,其装饰纹样的夸张变形,既着意于生气勃勃的客观对象的表现,又梦境般的幻想色彩;针法丰富多变,色调古朴协调而又鲜艳明丽。这些,都使苗绣形成了独特的艺术风格。这也正是这种不同于其他兄弟民族的强烈的一是个性,使苗绣成为我国装饰艺术园地里额一只奇葩奇葩,给这一园地增添了风采。

苗绣类别特点

苗绣雷山苗绣

贵州省苗族侗族自治州雷山县地处黔东南,是苗族的主要聚集地之一,全县苗族人口占总人口的83.6%。雷山县因所辖的雷公山和苗寨闻名。因常年在桃源般的雷公山怀中生息,雷山苗的苗绣自然也就有了一番不一样的风情。雷山苗族的服饰至今仍保留着原汁原味的传统风格,精美绝伦的刺绣技艺和璀璨夺目的银饰让人赞叹不已。雷山苗装由苗衣,百折裙、和极副富特色的彩带裙组成。衣服上的刺绣装饰位置同台江苗衣一样,但色泽运用上就比台江的丰富许多。技法上也是百花争鸣,辫绣、平绣、皱绣、堆绣、拼贴、都经常能在雷山苗绣中看到。纹饰上多数是各种动植物和吉祥之物,除此之外,还有一种极为少见的文字衣,这些文字或是充满了欢庆祝福、或是沾沾自喜、或是报复远大、还有的不知所云;更有甚者,青天白日旗和"上中下正"之字号也赫然在目。雷山苗族服饰按结构和风格划分,主要有长裙、中裙、短裙、超短裙四种,也称西江型、也蒙型、公统型、大塘型。
雷山苗族服饰制作工艺独特,形制很有代表性,有些是雷山独有,有些他处亦有却主要分布在雷山县境内。与形制相关的刺绣工艺亦有其独特性,如双针锁绣、绉绣、辫绣、丝絮贴绣等,尽管别处也有,但就技巧而言,雷山苗绣更具特色,并技法多样。雷山苗族刺绣的图案在形制和造型方面,大量运用各种变形和夸张手法,并大胆使用多维立体造型和型中型的复合手段及比喻、暗喻、借喻、象征等的表达技巧,体现出别具民族风格的审美情趣。
苗绣
苗绣(4张)

苗绣花溪苗绣

贵阳市花溪苗族挑花技艺在贵州苗族刺绣技艺中具有一定的代表性。据史书记载:苗族先祖九黎部落原居黄河流域,由于在与外族争战中多次败北,逐渐西迁,部分支系进入今贵州境内,其中一个自称为"谋"(他族称之为"花苗")的支系定居在格洛格桑(今贵阳)。这个苗族支系原先主要用蜡染来装扮自身,后发现挑花色彩更丰富,表现力也更强,便开始在蜡染图案底纹上进行挑花,挑花渐从蜡染脱胎,形成独特的表现手法和艺术语言。常见的挑花图案有猪蹄杈、牛蹄杈、牛头、羊头、狗头、冰雪花、刺藜花、浮萍、荷花、稻穗、荞子花、铜鼓、灯笼、银杈、铜钱、太阳、青蛙、水爬虫、螃蟹、燕子、楼阁、田园、桥梁、河流、苗王印等。花溪苗族挑花技艺具有追念先祖、记录历史、表达爱情和美化自身等功用,同时又有很强的装饰性。用十字绣为基本针法,数纱而绣,不用底稿,反面挑正面看的特殊技法,使整件挑花作品显得更加美观精巧。花溪苗族挑花的艺术风格可分为早、中、晚三个时期,1900年以前为早期,这一时期挑花底布为自织青色麻布,色彩单纯雅致,以银色调为主,白色中点缀有小面积的彩色,构图严谨,图案有几何化、程式化的特征;1900年至1966年以前为中期,这一时期挑花底布仍多为青色麻布,也有少量青色土棉布,色彩热烈华丽,多以红色调为主,配以黄、绿、白等色丝线,构图较前期活泼,图案更加丰富;1967年以后为晚期,这一时期挑花底布色彩和质地都呈多样化趋势,增加了红、蓝、黄、白、黑等色机织布,甚至使用塑料窗纱和粗麻袋布做底布,挑绣用的彩线除了蚕丝线又增加了十字线和毛线,构图更加自由,图案更加多样化,有的艺人还开始摹仿现代织物上的写实图案制作挑花。
由于苗族没有文字,花溪苗族挑花成了本民族历史和传说的载体,独特的挑花贯首服也成为这支苗族的识别标记和象征。挑花在花溪苗族的日常生活、节日庆典及择偶、婚丧、宗教等仪式中得到广泛的运用,有着很强的实用价值。花溪苗族妇女在制作挑花时,不但注重继承本民族的艺术传统,而且还善于发挥想象力,大胆地进行再创作,几乎找不到两幅完全雷同的作品,使得挑花有着较强的艺术性和独创性,广大美术家和收藏家对之极为珍爱,国内外博物馆也多有收藏。

苗绣剑河苗绣

剑河县苗族锡绣主要分布于贵州省剑河县境内的南寨、敏洞、观么等乡镇,已流传了五六百年。苗族锡绣以藏青色棉织布为载体,先用棉纺线在布上按传统图案穿线挑花,然后将金属锡丝条绣缀于图案中,再用黑、红、蓝、绿四色蚕丝线在图案空隙处绣成彩色的花朵。银白色的锡丝绣在藏青色布料上,对比鲜明,明亮耀眼,光泽度好,质感强烈,使布料看上去酷似银质,与银帽、银耳环、银项圈、银锁链、银手镯相配,极其华丽高贵。
锡绣工艺独特,手工精细,图案清晰,做工复杂,用料特殊,具有极高的鉴赏和收藏价值。苗族锡绣与其他民族刺绣的不同之处在于,它不是用蚕丝线而是用金属锡丝条在藏青棉布挑花图案上刺绣而成,其核心图案犹如一座迷宫,变化莫测,耐人寻味,寓意深刻,充满强烈的神秘意味。

苗绣特点

一是色彩鲜艳明快,使人有爽朗炽热之感。苗绣中多以红、绿色为主,辅以其他颜色,而且花纹稠密,色彩更显艳丽浓烈、富丽堂皇;
二是纹样造型夸张生动。苗绣图案源于生活,但又不是生活的简单再现。它是苗族妇女在对大自然中的花、鸟、虫、鱼等物象进行认真仔细的观察和体验的基础上,通过艺术的抽象,大胆地进行夸张变形来表现创造者的审美感受和理想。如鱼,头圆、身肥、嘴小、眼大,形象生动可爱;
三是构图对称和谐,形态自然。无论龙凤、花草、虫鱼都要求对称排列,挑绣尤其如此;
四是不同形态的物象自由组合,情趣盎然。苗绣不受自然形态和时空的约束,而颇注重情趣的表现。每一个画面完全凭创作者的想象和情感自由倾泻,能让桃花、梅花、菊花共存,让天地中的动物同生,富有浓郁的乡土气息和较强的艺术感染力。

苗绣艺术特色

苗族喜爱刺绣就像喜爱唱歌一样,几乎视若生命的一部分。苗族姑娘好刺绣是与传说里的苗民南迁联在一起的,说是有位叫兰娟的女首领为了记住迁徙跋涉的路途经历,想出了用彩线记事的办法,过黄河绣条黄线,过长江绣条蓝线,翻山越岭也绣个符号标记,待最后抵达可以落脚的聚居地时,从衣领到裤脚已全部绣满,从此,苗家姑娘出嫁都要穿上一身亲手绣制的盛装,为的是缅怀离去的故土,纪念英勇聪慧的前辈,同时也为了承继前辈流传下的这份美丽,不忘祖业,激励后人。
苗绣以五色彩线织成,图形主要是规则的若干基本几何图形组成,花草图案极少。几何图案的基本图形多为方形、棱形、螺形、十字形、之字形等。苗族妇女刺绣不打底稿,也不必先描画草图,全凭自己天生的悟性,娴熟的技艺和非凡的记忆力,数着底布上的经纬线挑绣。她们凭借丰富的想象力,布局谋篇,将一个个单独的局部的图形巧妙组合,形成一个丰满的绣品,达到和谐完美的境地,美观大方。
苗绣最讲究对称美、充实美和艳丽美。所谓对称美,就是上下左右不论图形、色彩、空间,都完全要求对称;所谓充实美,就是整个绣品不留空白;所谓艳丽美,就是用色大胆,大红大绿,鲜亮夺目。
苗绣主要用来镶嵌服装的衣领、衣襟、衣袖、帕边、裙脚、护船边等部位,亦可用它来缝制挎包、钱包等。一件布料价格平平的上衣,一条普通麻布制成的褶裙一旦镶上了苗绣,便会光彩夺目,身价百倍。
苗绣显示了苗族妇女高精的工艺水平。近些年来,苗绣这朵艺术奇葩已享誉海内外,成为观赏、收藏的艺术精品。
苗绣是独具特色的一种中华刺绣艺术。苗族刺绣有着悠久的历史。唐代时,东谢苗族是“卉服鸟章”,即在服装绣上许多花、鸟图样。明代时,贵阳苗族喜用彩线挑成“土锦”,“织花布条”,“绣花衣裙”。清代文献记载苗族刺绣织锦的很多,如黔东清水江苗族刺的“锦衣”和绣的“苗锦”。古州苗族刺绣亦多,今榕江县平永地方一户苗族农民至今还保存着两套乾隆时代的男女服装,都满绣彩色花纹。关于贵州、云南、川南、湖南、广西各地苗族绣花、织锦,各种史书及地方志多有记载。可见刺绣织锦是苗族人民美化生活的不可缺少的工艺,是人们一种爱美的体现。

苗绣风格技巧

苗族刺绣具有独特的民族风格和技巧。针法很多,有平绣、辫绣、结绣、缠绣、绉绣、贴花、抽花、打子、堆花等十来种。图案有视为吉祥的麒麟、龙、凤和常见的虫、鱼、花卉、挑子、石榴等;颜色有大红、水红、紫红、深蓝、浅蓝、深绿、浅绿、橙黄、深黄等。一般以绸缎作底,绘上或贴上图案,因此剪纸又成了妇女们必须掌握的一种艺术。刺绣有平绣和凸绣之分。平绣流行面很广,湖南、贵州、云南、广西等地的苗族都用此法,其中以黔东的舞阳河、清水江流域及关岭、文山等地最为突出。凸绣是在底布上多铺几层纸花,使所绣花卉凸出,有立体感。黔东有的喜绣大花,绣成后,再用金线围着花瓣边缘缀上,花朵就格外醒目了。城步苗族的刺绣,多以青、蓝布作底,绣出五彩花纹。
有的刺绣针法,与其他民族不同,如辩绣、结绣、贴花、堆花等。辫绣是先将八或十二根染色丝线先编成“辫子”,然后将它回旋满缀于底布成花。结绣是插针后,以线在针头挽数结,然后抽针,如此反复插满花结。贴花是用彩色丝片剪作许多等腰三角形,如葵花米大的小瓣贴在底布上,再在其周围密绣一圈,纹样多为几何图形。主要流行于炉山、丹寨、麻江、雷山等县的部分地区。堆花是用缎子剪作花瓣,贴上较小的布壳,边沿往里折,再层层堆叠,缀成后,花瓣逐层凸出,就象木雕一样,主要用作袖花,流行于凯里市翁项一带。

苗绣刺绣技法

苗族姑娘、妇女历来以手工刺绣花纹装饰自己,点缀生活。苗绣在长期的演进中,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表现风格和刺绣技巧。也有不少人采用缝纫机绣花,它虽然速度快,但于手工刺绣效果不可同日而语。现仅介绍手工刺绣技法。

苗绣工具材料

刺绣的材料是布和线,它们的种类很多。有麻布、棉布、丝绸布、化纤布等,有工厂生产的布和苗族村民自己织的家蜀布。一般来说,要根据不同刺绣针法的要求,选用不同质的布料。绣花、插花要求用细薄的丝绸布或化纤布;挑花、串花则要求用较厚实的家织棉布、麻布或工厂生产的经纬纹路较明显的布;捆花、洒花、点花、贴花、粘花、堆花等的布料。则要求不甚严格。
绣线种类多,有丝线、棉线、麻线、毛线、金线以至锡线和铜线等。麻线主要用于比较粗犷的绣品;毛线用在网丝格较明显的粗麻布或毛线织的锦布上;金线、锡线、铜线除少部分单独串花刺绣外,主要是辅佐大面积的绣花、插花作捆花或洒花之用;棉线、丝线是供大面积的绣花、插花之用,要求布料细薄光滑,也有作贴花、堆花、补花钉牢而用的。
苗族刺绣的主要工具是:绷架、针、剪刀、顶针、针夹等。绷架指小的绣花绷和大的绣花架,一般用木、竹、金属等制成。小花绷主要是用竹或金属制成,它分为长方形和圆形两种。长方形小花绷多用竹料制成,横的两根,长度在30cm左右;竖的四根,长度在8cm左右。这种花绷是作绣窄带条形花边用的,如衣袖、裤脚、胸部花边等。它四根竖轴的中间两根是卷布用的。圆形花绷是由内外两个竹或金属圈组成,如用金属做的,要用布条缠好。绷圈直径在一尺左右。刺绣时绣布夹在内外两圈的中间,宜绣鞋花、手巾、枕巾、孩帽、荷包等小件绣品。绣花架与长方形的小花绷构造雷同,只是架面大,多四只脚架,一般用木料制成。用它来绣大型绣品,如门帘、帐檐、围床、被面等。
绣花针,以针身匀圆、尖锋锐、尾钝、孔长的为好,利于送针、抽针和穿线。绣针的种类多,铁针以长短粗细分号,针号小则针身粗长,针号大则针身细短,常用的多是7-----8号针。绣针大小的选择,应根据绣布的厚薄和绣线的粗细来决定。不用的绣花针,要包在锡箔纸内,或插进干的小蜂窝呢内,以防生锈。
剪刀,以尖端翘起的弯口小剪刀为好,它在剪线时不露线头,并可避免剪破绣布。
顶针,要根据绣者手指大小选择顶针的大小,它是戴在拿针手的中指第二节上,帮助刺绣时推针。
针夹,若绣针过小,个别地方绣线大绣的密不易取针时,可用针夹将针夹住,帮助取针抽线。

苗绣刺绣步骤

① 花样和粘花:在绣帛上画样刺绣的,手艺熟练者,可用毛笔摞墨(颜料)直接画;手艺不够熟练者,就要把绣的布料铺好,在所需绘画的部位放上复写纸,复写纸上摆图案复写。执笔复写时用力均匀适当,若轻了印的线条不清楚,重了印色过浓,易脏绣线,影响色彩。若没有复写纸,可用2B至6B的软铅笔在图案背面,按花的印子涂抹,然后摆在布料上,用复写纸在图案正面着力描绘,就会在布上显出花纹来。用纸花做绣模的,先在绣布选定好粘花的位置,再上绷架,然后将纸花用糨糊粘在预定部位上。
② 上绷架:在绣布上留出应绣位置,上好绷架,用针引线刺布绕绷架周围均匀捆缝一圈。标准是布绷的紧,没有松弛现象。
③ 配线:绣者可根据纹样的内容及装饰对象,结合配色设计精心搭配好不同颜色、不同粗细的绣线。将备用的线分开存放,一般是夹在书页中,方便刺绣时取用。
④ 刺绣:根据绣布及绷架的大小,或一手在绣布上,另一手在布下配合;或一手拿花绷,另一手反复刺绣。绣时每次穿针不能过长,否则容易打结,影响绣花速度和效果。
⑤ 绞边缝合:若是单幅绣品,则将绣花布边反向里折,用针线绞边,不断使布线头抽脱。若绣花布块是做其他装饰用的,则需要注意缝合时被装饰品和绣布不起皱纹。

苗绣刺绣针脚

苗族刺绣针脚,大体分为绣、插、捆、洒、点、挑、串,综合用这些针脚绣法,能使带有幻想色彩绣物跃然而出。有些针脚(如挑、串)则常被人们单独使用,显示特殊的装饰美感。
① 绣,这种针脚分跨绣、退绣、套绣、圈绣和偷绣等。
跨绣,是整个苗族刺绣的主要针法,以大面积的平行线绣出现。它是沿图案两边的线条起针落针,即在一边线条落针,在另一边线条起针。
退绣,是用于表现花枝窄绣叶及图案边框等的单色较细线条的手法。绣时落针在前,起针后退一定距离,或落针在后,起针在前,斜针循序渐进。针脚可长可短,可稀可密,曲直随机应变。
套绣,对于表现链条式纹样的线条有特殊效果,它是将线引出正面后,在与头一针并齐处把针刺下又向前一针刺出,线压在针头下,就把针拉出,再在线根并齐处刺第二针,这样循环往复绣完为止。也可配合挑、串针脚一起使用。
圈绣,围绕多边形花纹由里向外逐层刺绣,形成多边形调子一致的花朵来。
偷绣,是跨绣的一种特殊形式,是大面积齐针跨绣节约绣线的绝巧技法。它也是沿图案两边的线条起针落针,但其起针落针都同在一边的线条上。即由一边把线抽出后再跨向另一边线条上起针落针。这样往返进行,绣布背面就很少用线了。
② 插,分单插和面插两种。它起到显出不同颜色深浅过渡的效果。
单插,在需要渐渐过渡色彩的地方,以两层或两层以上不同颜色单线互相穿插插针拉线。
面插,在需要粗糙过渡色彩的地方,以两层不同颜色排线互相穿插插针抽线;或以一组同色线插钉到其它颜色线面的中间。
③ 捆,分自捆、另捆和组捆。他能起到绣位显出立体感和固定长跨针脚线不易被挂起拉坏的作用。
自捆,就是用本线自己捆自己的针法。它又分套捆和调捆两种。套捆是先刺一个套,再在套上捆钉,它适合小散花的刺绣。条捆是先在正面刺出一长针形成条线,再在条线上捆钉,它适合用来固定长跨绣绣线和显出花叶叶脉等作用
另捆,是用一根线钉捆另一根线的针法。一般被捆的线比较粗,如金线或用几股合搓成一根大的线或编成的小辫,突出图案的立体感和富丽感。一种是在已绣、插好的部位绣粗线,再以另一线捆钉;另一种是顺着纹样线条铺好粗线,再用细线捆钉;再一种就是将小辫有规则均匀地皱起来。由外向里按花样铺好,后用细线捆钉。
组捆,是用一根线将另一排线分组钉捆的针法。它对于固定长跨针线等不被挂坏有很好的效果。
④ 洒,有射洒、间洒和串洒三种,它起到⑥显出细小物体立体感和形成淡淡颜色的作用。
射洒,主要用于在花瓣和花丝花柱钉呈辐射状的的针法。
间洒,用于装表平行叶脉等处显出淡淡颜色。一般以钉一长针作一洒针,个别也有钉两长针作一洒针的,钉时每隔一定的距离洒一针。
串洒,用于表现旋绞状立体效果。它是,从布面引出线后,在洒针另一端刺针,钉入引出线旁出针,把线在针上绕数圈,绕得多旋绞状洒针就大,反之则小,然后将针抽出即成。
⑤点,分节点和平点两种。它用于由独立的点组成的“点面”、“点线”或点缀花蕊。
结点,立体感强,它是串洒针法的缩影,表现在针码短和在针身绕圈少。
平点,它能显出平面的虚实对比,即时隐时现的效果。用针时,一般是连续钉几个起点落点后再抽针引线,再沿花纹钉针,反复钉到完成为止。
⑥ 挑,它是依据布面的经纬线的对称网格下针,将线挑成各式针迹,并由这一个个针迹排列整齐而组成图案。根据针迹的不同分为:X挑、*挑、V挑等,其中用的最多的是X挑。
X挑,它是挑花的主要形式,其针法一般按布的三、四根经纬线钉一对角线。按背面针迹的不同,挑的技法分直挑和横挑两种。为求图案的整齐和风格的统一,一般在同一块布上,只选一种技法。按照挑针顺序的不同,分一次挑成和二次挑成,挑时要根据不同情况,用其中的一种技法或两种混用。
*挑,它是一种装饰性的针法,常配合其它挑花针法图案点缀于中心或四周,也可自行挑出整幅图案,其针法将十挑针迹交叉钉在一起,即直、横、斜交叉挑针。
V挑,又为倒V挑,它亦常做装饰性针法应用,但它在挑针时每个格数的纱线必须是成双的,如四、六等,才现的对称整齐。
以上几中挑针,在应用时要根据纹样的要求,灵活搭配。同时,为了突出图纹的紧密结实,可用双线或多线合钉出各种针迹来;表现空稀、疏远的地方,则用大小的等的单线挑成。
⑦ 串,它是一种比较古老的精细刺绣法,能使绣布花纹表现出表里如一的奇异效果。针法是依循布面一定数目(一般三至五根)的经纬线,按直、横、斜等向运用单线来回穿钉。
粘花、贴花等技法
粘花、贴花、补花和堆花,同属一种类型的手工工艺,在苗族装饰中,或与用线刺绣配合,相映成趣,或单独应用,独树一帜。但它们各有所长,各具风格。
粘花,选用个种彩色布料剪成图案,再用粘胶液粘到装饰品上。特别应注意粘胶液的粘性要好,才能使图样粘牢而不易脱落。
贴花,选用个种彩色布料剪成图样,再刺绣、锁边拼连即成单独的装饰品。
补花,把剪成各种彩色布料片或丝绒缝在装饰品上面,构成图案花纹。
堆花,用浆了皂水的绫罗绸缎等布片剪成小等腰三脚形,再把两等脚(一般是小脚)向内折成带尾的小三脚,然后按图样把它们一层一层地堆钉而成。
除了以上刺绣工艺外,苗族还有两项古老而先进的手工工艺,即织花和蜡染,它们流传已有三千年历史了。随着社会生产力的发展,这些工艺已经广泛进入了机器操作行列。织花是以但色的棉、麻、丝线做经线,各色彩线为纬线进行编织,使各色线织品的正面或背面组合成花样来。蜡染先将蜡融化成液,用蜡刀蘸它在布上(一般为白布)绘制图案,再浸入靛缸(多为蓝色)进行染色,后用水煮去蜡质,便现出布色纹样来。

苗绣图案设计

图案内容的选择是人们审美意识的反映。苗族人民忠厚朴实、勤劳勇敢、富有感情,是一个爱好和平,有着美好向往的民族。他们善于运用装饰纹样来美化生活,常常借丰富的物象来反映喜庆、吉祥、人寿、年丰、友谊等生活内容,表达自己的生活感情,反映内心的憧憬。这些物象有兽类的龙、麒麟、狮子、鹿、猴子、狗;花果类的桃李、牡丹、玫瑰、芙蓉、金瓜、石榴;鸟类的喜鹊、凤、锦鸡、鸳鸯、画眉;中文的福、禄、寿、喜、康、日;自然界的山川、河流、云霞、日月、人物、用具、建筑物以及传说中的仙人善神和他们的道具等等。
由于苗族是一个古老的民族,组成本民族的氏族部落很多,并且在很早以前的长期的战乱迁徙中,形成了居住分散、互不同属的状况。他们为了崇拜、铭记自己的保护神,或区别本民族内部的各氏族,都以某一动植物作为自己氏族的代表,装饰自己。所以装饰的纹样,各地氏族有各自的主体内容。一般情况是:蛮氏族以凤为主体,戎氏族以龙为主体,夔氏族以麒麟、狮子为主体,僚氏族以花果为主体,莱氏族以鱼虾、水、草为主体,樊氏族以蝶蛾为主体,盘氏族以狗为主体,。。。。。。近山者多配花、鸟、走兽,近水者多配龙、虾、鱼、藻。当然,随着社会历史的发展和文化艺术的交流,苗族的氏族间装饰纹样越来越相互渗透;但由于图腾崇拜的影响,以图腾为主的构图内容,到近代以至当今仞或多或少地在流传和应用着。因此,图纹设计亦应考虑这些重要因素。
苗族装饰图案内容一般都来源于生活,它在应用时以按照艺术的要求,结合生产制作的特点进行加工处理, 大胆而带有幻想色彩,有意削弱或增强其中的一些布分,使之比人们生活中的更鲜明、更强烈、更美好。
图案设计除了要考虑到苗族人民审美心理外,还有考虑到装饰所采用的材料和装饰对象。苗族装饰纹样有着特定的外部形状。如胸部花边是由几个长方形组合起来,有的呈带条伸延;衣袖、裤脚、帐沿、扇形围裙上檐花样呈长条形;扇形围裙下角花样,背群花样是直角等腰三角形;鞋口花为马蹄形;枕头花是圆形或方形;高围裙花样呈船头形等等。它们各有一定的尺寸。构图时要认真布局,根据不同的情况,考虑各个组成部分的变化和统一,对比与和谐。一般来说苗族图案的构图都要求对称、平稳、严谨、经凑,丰满而疏密虚实得当。在衣袖、裤脚花边、围裙花样等小幅装饰品中,布局时就要求密一些,而在大幅装饰作品中,就可以疏一点,粗一点。老年人采用的常偏稀,青年采用的则要密一些。
图案的组成,大抵分为枝纹、坨纹、角纹、边纹、方纹五种形式。枝纹是完全独立的个体花样,如一支花,一枝鸟,一条鱼,一只蝶等。它用于点补图案中的空稀部位,使之平稳、经凑、活跃。坨纹是与周围没有连续、重复的一种较大的独立单位,用几种枝纹按照一定的形式组成圆形、四方形、五方形、六方形、八方形、菱形等规则和其它不规则形状。规则形式的坨纹包括向内或向外的辐射式,上下或左右对称的横立式,上下或左右互相调换方向的转换式,绕一基点(面)周围转向的回旋式。坨纹的用途很广,小的可组成花边,大的可用于大幅装饰品中间或单独应用,如被面、枕头、门帘等。角纹是一种能单独应用或和坨纹等配合组成一个完整的装饰品的图案。它包括两边对称、两角对称、三面对称和自由式几种形式。如在背裙、扇形围裙中作单用角纹;在手巾、被面上作配合角纹。边纹是依照一定的边周两向延长的图纹。它分为直线和非直线两向延长,又分为对称连续和非对称连续以及对称不连续等几种。它可单独应用,如衣裤花边,也用来衬托坨纹。方纹是由一个基本纹样向周围循环连续组成大的纹图。它有散点式、点缀式,还有些在花段上构图刺绣而成特殊的重叠式。方纹一般用在白衣绣花、衣背花、动物图纹身子的“填心”等,使大面积或局部显出整齐划一的效果。刺绣

苗绣刺绣配色

设计好的图案,还必须借助于色彩才能更好的表达其内容和形式的美感。苗族装饰图案的配色,有其特殊的风格,它既要考虑底布颜色,又要考虑本民族内部不同氏族的用色习惯及其特点。
苗族妇女个个是刺绣的能手,她们早在十岁左右,就跟老一辈学习,这样一代一代地继承和发展了本民族的传统工艺。苗族刺绣用的线和绣布,很多是从市场上买那些经过工厂精致加工染制而成的,虽然色彩丰富,而刺绣用色仞着意继承古朴的格局。如用红色时,依旧不用或少用鲜红色的线,用黄色也是一样,很鲜黄的绣线用的不多。因为苗族多居山区,交通闭塞,刺绣的线是自纺的,布是自织的,线及布染料来源取自于一些含有各种色素的物体,多出于植物的根、茎、叶、皮、种子。如红色采自于椿数、红粉质碎石泥土,黄色采自于黄莲根。。。。。。染制丝线布片时,将采集的“染原”洗净捣碎加水,然后将染物泡在其中一起拌浸或煮染,到一定时间后取出晒干,经反复多次染制,直到上好额为止。这样的染原和染色工艺,很3染出极鲜极纯的色彩来,所以在以往苗族的刺绣中,就不可能出现一些鲜红、鲜黄等鲜艳颜色。但这些有限的材料经苗族姑娘巧妙的构思配置,在五彩缤纷、雍容富丽之中,倒透出一种古朴、浑厚的风致来。
苗族装饰色彩的搭配种类繁多,光从服饰上看,就不下白余种。在汉籍记载中,明清朝代就有人将苗族按服饰颜色分为“红苗”、花苗、青苗、黑苗、白苗等。各类苗族的装饰特点大致是:红苗以红色绣布为底,图案装饰面大则以同类远色阶的色线刺绣,花纹边框辅以对比色线;或以其他色布料绣时,图案装饰面一般较大,线色以红为主,配其它彩线。这样一方面体现红的装饰面,也体现鲜浓的配色手法。花苗的布底色要求不严,只注意在图案和绣线方面,尽量达到五彩缤纷的效果,把多种绣线配上去,使对象神采飞扬、鲜艳夺目。白苗以白色绣布为底,配以朱红、浅红夹以灰黑、蓝色等以冷色调为主的色线。青苗以青色阶布料绣灰色、黄色、白色的线,或曾配少量乌红的色线。黑苗装饰以选用黑紫色的布料,绣少量的其他彩色线纹。
在以上不同情况中,青、中年妇女服饰和室内装饰,用色对比显的强烈、浓艳一些、多以红、黄、绿、白等热色线绣;老年妇女服装和用于生产劳动的装饰对象,则多以青、蓝、黑、紫等寒色线绣。单色与多色的用法,也要依据装饰对象和图案来定,老年人绣简单图案,一般用单色或同类色线绣;年轻人自绣自用的,图案要繁复一些,喜欢多种色线配合绣。
不同类型及不同年龄组的苗族,其刺绣用色虽各有特色,但都要选好布料,考虑图案及配色调子,考虑图案各块面色彩搭配均衡。在布料定下之后,绣者配色并不要求符合图案所反映的客观物象,而是根据自己的爱好幻想,考虑所选定的调子色,加以强烈的夸张,使其特点鲜明,富有吸引力。此外,随着社会生活的发展,各氏族部落之间相互学习,相互借鉴的情况日益频繁,这种交流和渗透,使整个民族装饰用色的审美水平大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苗绣艺术价值

苗绣技法的艺术价值
苗绣技法的独特,其艺术价值是不可估量的,在前文中我们已简略记述了各种技法的不同,在此不再赘述。[3] 
图案的艺术苗绣价值
质朴而自由的表现形式是真正的“道法自然”,苗绣纹饰的丰富源于其丰富的精神世界,纹饰有他们对传统的传承,有对自然的摹拟,有他们对美好事物的超时空归纳:万物同出一源(蝴蝶妈妈),所有美的事都是被接纳和认可的,所以天与地、山与水、世间万物都可同出一图,可以相互渗透。[3] 
苗族以图腾崇拜的方式崇拜着与自己的先祖有血缘关系的动植物,如蝴蝶纹、鸟纹、鱼纹、花和植物。蝴蝶妈妈是传说中人类的始祖之一,蝴蝶纹是苗绣中使用最多最广,也是最主要的纹饰。苗绣中的蝴蝶纹极其丰富,写实的,虚幻的,具象的,抽象的应有尽有,人面、鸟足、凤尾、花翅无奇不生,在其不可替代的装饰功能之外,蝴蝶妈妈还庇佑着子孙,她是苗族宗教文化和图腾崇拜的视觉化的呈现,也代表苗族关于世界起源的哲学思想。[3] 
龙是汉文化的象征,代表着庄严、权威,具有很强的等级性,在苗绣中也有很多龙纹,但却被肆无忌惮地创造和改写,自由地描绘在衣角裙边。苗龙自由地加上了牛头、凤头、蛇身、鱼身、鸟身、虫足甚至各种植物,苗龙因而有了水牛龙、鸡头龙、鱼龙、蚕龙、叶花、鱼尾龙、蜈蚣龙、人头龙,这些龙少了威严、多了亲近,似乎就是人们生活中常见的事物。[3] 
在这种自由、奔放的思维之下,苗绣的图案形形色色,极其丰富。出现较多、运用广泛的有龙纹、鱼纹、凤纹、鸟纹、蝴蝶纹、角纹、漩涡纹、几何纹和花草纹,只是这些纹样在苗绣中的运用极其自由、变幻多端,其想象力之丰富由此可见一斑。[3] 
苗绣的魅力还在于其色彩的大胆运用。史书上反复出现过苗族“好五色衣裳”的记载。她们在配色上没有禁忌,她们用红配绿、紫配绿、紫配黑,我们通常认为很俗的色彩搭配,在苗绣中被大胆地使用,达到了夸张而和谐的效果。如黔东南地区苗族盛装的绣片用深红、桔红、天蓝色等刺绣而成。红色大量用于主题花纹上,形成大片色块,再以其它色补边,再由黑色底布衬托。使整个画面十分鲜明和谐,立体感、层次感极强。 [3] 

苗绣传承意义

随着人们审美观念和趣味的不断变化,民族服装的市场越来越小,苗族青年人中,穿着本民族服装的人越来越少。在此情势下,苗绣艺人的数量日渐减少,可以说,现代文化越是发达,苗绣的传统技艺流失也越快。面对苗绣技艺所遭遇的危机,应尽快采取措施予以解决,以保证这一古老的民族工艺顺利传承下去。
国家非常重视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2006年5月20日,该遗产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4]  其精美绝伦的刺绣技艺和璀璨夺目的银饰让人赞叹不已,已被世人公认为是最精美的刺绣艺术品。这种民族文化遗产的情形是仅仅依赖民间传承,显然,这只是将其处于自生自灭的自然状态,大有将流失之虞。媒体报道说:百年后,中国人要研究苗族的服饰文化,或许要到法国的博物馆来研究。
只有将苗绣做成产业,方可不负其盛名,并以此拉动地方经济。在吸引眼球的基础上,再能换来收入,善莫大焉!问题是,苗族绣品只有少数当地人在以家庭作坊式生产,在全手工操作下,出产极为有限,销售渠道也极为仄逼,靠当地旅游商店销售、网上销售等,其销量极为有限。而据相关行业人士市场调查,苗族绣品的价值,在识货人那里,可以达到昂贵天价的地步,尤其是外宾乐于作藏品收购,这种状况只能说明,我们还没有建立起一种有效的产销渠道,并且,让人忧心的是,如果洋人们学会了苗服和苗绣技艺,并经工厂化大量生产,将给纯手工的苗族服饰制作带来巨大冲击。
苗绣
苗绣(4张)
商业利用
对这种文化遗产的商业化利用,要注意几个方面。其一,是要尽快将苗绣的专门技艺与图饰,申请专利保护,保证其知识产权和民族艺术资源不受侵权;其二,更多地培训苗绣艺人,在保持其全手工化制作传统的基础上,研讨提高其工艺制作速度的可能性,使出产更多数量及更多样式;其三,在绣品的推广上,更广泛地赋予其地方民族文化元素,使其神秘的审美观念和趣味更为人所知;其四,建立包括网络销售在内的更多销售渠道,在这方面,苗族同胞及其相关手工作坊的视觉有限,在这方面地方政府应有所作为,如斯,方不至于使我们经常处在“手捧金饭碗讨饭”的窘境。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