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遗传承人:魏金全

详情

魏金全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华县皮影戏代表性传承人,1964年8月出生于陕西华县东阳乡魏家塬一个皮影世家。其父魏振业(又名四喜)是华县著名的碗济腔皮影戏前声,又是华县皮影戏四大班社之一的光华皮影社社长。二伯父魏振杰(下档)、堂兄魏智全(签手兼雕刻)、堂嫂史蝴蝶(女前声)、舅父王志政(后槽)均是皮影戏艺人。自从懂事起,魏金全满眼都是皮影娃娃、梆子、碗碗等皮影道具,满耳都是碗碗腔那优雅而缠绵的族律。渐渐的小金全喜爱上了皮影,也时常偷偷地拿父亲的皮影人马舞弄几番,嘴里还咿咿他学着大人哼唱戏词,逗得家人开怀大笑。魏金全说,小时候只要父亲有演出,他都要跟上去看,门其他班社来他们当地演出,他也会撵着去看。由于当时农村的文化娱乐形式极为贫乏,皮影戏演出常常是一本、三折(折戏),一般都会演到下半夜。小小年纪的他,实在熬不住了,便倒在麦草谁里或是包谷杆窝里睡着了,害的母亲常托人四处寻找,为此也没少挨打。“但不知怎的,就是迷上了皮影。”金全说,挨过打之后,照样再去眼里看,心里学。还闹出过因晚上看戏白天上课打瞌睡,老师提问,竟以‘昨夜一梦去南宫广寒仙子笑来迎’的戏词来应答的笑话。”

皮影艺人很辛苦,成天风吹雨淋地去演戏养家糊口,社会地位极其低下,当地甚至有皮影艺人死后不入祖坟的习俗。家里出了他这么个爱皮影的小人物,学习成绩也不是很好,母亲常叹气地骂他没出息,不愿意他往皮影戏里钻。可看到他的父亲魏振业因为演皮影戏有了名声,方圆数十里乃至百里外的人都知道他的大名“十四红——魏四喜”甚至因为戏演得好而被请,去过西安、兰州、北京等大城市。同时,依靠演戏的收入也让一家老小的生活过得去。想到这些母亲也就不再阻止,由着他去了。

学刻皮影

1981年,魏金全从华县高塘中学毕业后回家务农。家境的贫困,生活的重压,使他不得不面对现实。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他正式加人光华皮影社学习挑签(表演),师傅是签手吝茂吉。签手是演皮影戏五人中和前声并重的主要行当,帝王将相、才子佳人、千军万马、沙场点兵皆由签手的十指掌控,其操作是否到位,直接影响演出的成功与失败。由于他从小受家庭的熏染,加之天资聪颖,很快便能独立表演。

这是魏金全的一段自述:

那时戏价很低。记得有一次到临潼演戏,当天骑自行车去,晚上演出,第二天再骑自行车回家,往返两百多里路,我只挣了3元饯。这件事让我觉得光靠演戏挣不了几个钱,我就又琢磨着学无线电修理,组装黑白电视机,还做过裁缝,败卖过衣服和布匹。这样兼顾着虽说多挣了些钱,可实实辛苦。有—晚上在渭南塬下老城演两本戏到凌晨3点多钟,戏完后我急忙骑上自行车,上塬走五六十里赶到阳郭镇集市上······两天一夜没睡觉,实在困得不行了,骑车都打盹哩,危险得太!第二天晚上还有两本戏,紧接着又是东塬崇宁镇集会日,当晚戏演完后已是黎明时分,我还要硬撑着疲惫的身子去赶集卖衣服时,疼爱儿子的老父亲果断地制止我“钱挣多少是个够?不要命了?”

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皮影作为民间工艺礼品在旅游市场上受到青睐,脑瓜子灵活的金全便拜堂兄魏智全为师,学习皮影雕刻,出售影人以补贴家用。刻皮影比販卖衣服轻松些,但却要能耐得住寂寞、受得了脏。尤其起炮制牛皮时,被水浸泡过的牛皮极臭难闻,这是学习传统方法刻制牛皮影的人最难迈过的门槛。可一心要学皮影雕刻的魏金全硬是咬牙挺过来了。就这样,从最初的选牛皮、泡牛皮、刮牛皮、绷晾牛皮、打磨皮子到下料过稿、潮(润)皮、推皮走刀刻镂、熬胶染色、发汗烘干、订缝连缀(组装)等二十几道工序,他全部都掌握了。

精益求精是魏金全不变的追求。经过10余年的艰辛磨练,他制成的牛皮薄厚均匀,色泽清亮,平整光润;他雕刻的皮影人马刀路明快,繁简有致,阳刻线条流畅,阴刻块面饱满,极富关中东路皮影的神韵。特别是染色的效果非常好,艳而不俗,稳重大方。“我一直是用熬皮胶加矿物颜料的传统方法给皮影敷色,虽然麻烦些,但我的皮影看起来始终是沉稳的,对比强烈又不市失和谐,而且久不变色,所以卖得也比较好。”魏金全满意地说,当初他是为生计而学刻皮影的,刻皮影也确实便他的生活状况变得好多了。

随着技艺的提高,金全又将刻皮影的手艺传授给了妻子孙艳丽,二人相互鼓励,每一年都能刻制纯手工牛皮影人五六百件,收人也相对可观。销售皮影已成为他们家的主要经济来源。“现在我每年都要留些自己别的精品,等我五六十岁眼花得刻不成了的时候,办个魏金全皮影作品展览,也算是给自己的―个交代。”

如今,他是华县完整掌握传统皮影制作技艺仅有的五六个人之—。2010年3月26—29日中央电视台10套《走近科学》栏目的记者来到华县,拍摄了魏金全运用原生态传统方法制皮、雕刻皮影以及演皮影戏的电视专题片《影人的秘密》。6月1日至6月2日播出后,在社会上尤其是在业界引起较大反响,获得好评。

演艺交流

“不管生活多么辛苦,不管戏多戏少,我从未放弃过演出,除给父亲挑戏以外,我还给潘京子(秃子娃)、李俊民(才娃)、赵振才(福才)、王水龙、吕崇德、姜建合(合娃)、魏稳柱、王京顺、刘化民、毛禄有等十个前声挑过戏。现在和父亲的徒弟67岁的董进水搭班子唱戏哩。他们每个人都有各自的长处,都有我要学习的地方。”魏金全感慨地说“我表演技艺的提高到逐步成熟,真要感谢的是郝师(郝炳黎,又名忙娃)。老人家去世前两三年,我多次去他那里请教。1999年秋季,我还把他接到家中,专门请了镇上的摄像师,录下了他挑签的绝活。现在我成天看的MP4中的戏多数是他演的。他老人家善于观察,喜爱揣摩,常常让演出生活化。譬如:旦角哭泣的抽搐、颤抖,花脸愤怒的吹胡子瞪眼等,他都表演得活灵活现。再譬如:亮幕上的桌子或凳子不慎倒下,本是败笔,他则不流不忙地操纵影人前去扶起,并用双手再摇一摇,以确定此次放置稳当才转身离开。这种滴水不漏的表演方式,常令观众拍手叫绝,这正是郝老师的过人之处。他细致认察生活的方法和巧妙处理影人的手法对我影响极大,使我受益匪浅,让我在皮影戏的表演方面有了大幅度的进步。”

技艺的日臻成熟,使魏金全在华县皮影界的声名越来越大,成为仅次于师兄刘正宏的第二号签手。他演的文戏平稳细腻、真实生动、惟妙惟肖;武戏则干净利落、酣畅淋漓、出神入化,令人赞叹不已。

2001年9月,由华县精英皮影艺人联合组成的华县皮影团应邀参加在德国举办的“柏林国际亚太周”活动,魏金全光荣随团出访。那是他第一次走出国门。他清晰地记得为德国朋友演出了传统折子戏《借水》、《闹社火》、《刀劈韩天化》、《包公大审》还举办了他本人近20年收藏的明、清老皮影精品展览,并演示了皮影雕刻技艺,轰动柏林。

2004年3月,中法文化友好年活动在法国巴黎举行,魏金全以皮影团长身份带队前去献艺,在法国的演出场场爆满,获得极大成功。后又被邀请到卢森堡演出。演出之余,他还应邀参观了法国小宛然剧团(皮影、木偶团),答应帮他们排演中国传统故事皮影剧———《后羿射日》,并制作全部的皮影道具。

2007年6月,魏金全组团再次赴法国。在蒙彼利尔等12个城市参加中法文化友好年“艺术家之春活动”,进行了为期45天的交流演出。

2009年12月18日至2010年1月4日,魏金全第一次到法国。应法国国立人类博物馆邀请,指导并参与法国小宛然剧团演出皮影戏《后羿射日》,受到法国皮影爱好者的热烈追捧。

近年来,魏金全还相继为《中国华县皮影戏精粹》和《中国陕西民间传统艺术—一碗碗腔皮影戏精粹》两套影像碟片的录制做了成功的表演。它们均由西安电影制片厂录音录像出版社出版发行,收录金全挑签的折子戏31折,其中还有魏金全担任前声的《隔门贤》、《常青指路》、《张三怕婆娘》等5折戏。

教徒传艺

2006年9月,华县雨田科技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聘请魏金全组建“雨田社”皮影二团,并担任团长职务。至此,魏金全有了稳定的工资收入和充足的时间,他把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到了华县皮影戏的保护和传承人的培养上面。他要求班社成员每天都要排练皮影戏,在默契配合的训练中,尽可能的多恢复一些优秀的传统本戏和折子戏。他要求自己不仅要继续提高表演水准,而且还要学前声、弹月琴、打后台。通过两年多的不懈努力,他已成了华县皮影戏台上掌握行当最多的艺人。现在,坐后槽打碗碗自不必说,就是折子戏他也能连敲带弹地唱10来折,《借水》、《赠钗》、《献连环》、《悔路》等都是他的拿手好戏。同时,作为国家命名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魏金全还在积极地教授徒弟。近几年,他先后教授了皮影雕刻兼皮影表演学员王燕及年轻的皮影戏签手魏超。目前,他们均能独立表演部分折子戏。最令人称奇的是他还教了三个女洋徒弟,分别是美国的艾妮、法国的白梅、意大利的爱影。2010年6月2日,意大利的爱影又一次来到雨田科技文化发展有网公司,继续跟媒金全学习皮影戏表演,并带来了法国的路婉伶和台湾的丁立婷一同学习。

其实,早在2001年,魏金全第一次去德国时就收了一位中文名叫魏涝河的洋弟子。魏湾河当年近70岁,是一名偶戏爱好者,多年来对东方皮影戏,尤其是中国皮影戏倍加热爱。当他看到魏金全演出《撑船》的精彩表演后,连连称赞,找到翻译执意要拜魏金全为师,学习操纵影人的技艺。在德国的10多天里,魏金全天天都要帮助魏涝河训练一个多小时。离开德国时,魏涝河已较为熟练地掌握了用三根竹签控制影人的基本方法。2004年9月,法国皮影爱好者班任旅、艾力克、法布雷斯3人不远万里来到华县,在东阳乡堡底村租房子住了20多天,专门求魏金全帮他们排练《后羿射日》等中国民间故事皮影戏。之后,班任旅还多次来华县学习深造。2006年农历六月十六日,金全父亲魏振业老先生75岁生日那天,班任旅专程从法国赶到魏家塬来拜寿。这个特殊的贺寿者带着特制的大蛋糕,一下子把寿庆活动推向了高潮。当晚,班任旅还亲自操影为魏老爷子表演了传统皮影戏《全家福》中的一段。到目前为止,魏金全己教授徒弟17人,其中皮影雕刻染色6人,皮影表演11人(包括9名外国人)。

如今,魏金全还在“雨田社”,和他的搭档董进水(前声)、刘东耀(上档)、刘兴文(下档)、李平安(后槽)一如既往地排戏提高技艺,为保护和发展华县皮影戏,为弘扬民族文化不懈地努力着。魏金全说“:我要趁老父亲潘师(潘京乐)、赵师(赵振才)这些老―辈艺人还在世,多请教他们,多听他们说戏,把他们肚里的东西讨(记)下来;我要带好我们这一班人,齐心协力,尽量多排老戏(传统剧),力争把李十三(清乾隆年间著名皮影剧作家李芳桂)的十大本戏全部恢复,然后再革新剧目,重新设计影人和舞台,增添字幕机等,排演一些适合年轻人和青少年看的新节目,培养新的观众群。”他兴奋地表示:我还真想多教些徒弟,无论是当地的、外地的,还是外国的都行。我会继续多掌握几门行当,并把它们学精―些,绝不让华县皮影戏在我这一代失传!”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