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遗传承人:杨光成

相关非遗:枫香印染技艺

简介

杨光成1953年出生在播潭村,2008年,枫香印染技艺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作为该技艺传承人之一的杨光成,也被认定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他50多年来不离不弃,默默地守护和传承着枫香印染这一布依族古老的民间技艺。

详情

杨光成1953年出生在播潭村,2008年,枫香印染技艺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作为该技艺传承人之一的杨光成,也被认定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他50多年来不离不弃,默默地守护和传承着枫香印染这一布依族古老的民间技艺。

杨光成1953年出生在播潭村,家里一共有六个兄弟姐妹,只有他和哥哥学得父亲的手艺。

杨光成的父亲杨通清,曾是当地最有名的枫香印染手艺人。杨通清对枫香印染极为崇敬,严格按照《染谱》上所述,何时作画、何时浸染,都遵循明确的时间规定。更为苛刻的是,每次作画前,杨通清都谢绝一切访客,关门制作。杨光成自小耳闻目睹父亲的画、染技艺。

杨光成13岁时正式开始跟父亲学习枫香印染技艺,但他并没有赶上好时代。童年和少年时期,杨光成一直生活在饥荒的阴影中。布依族虽然是最早种植水稻的民族之一,但是灌溉技术一直十分落后,几亩薄田,根本养不活一家人。

父亲和哥哥白天在地里劳动,晚上点着煤油灯染布,杨光成就在一旁看。他们上山割枫香油、砍蓝靛草,杨光成都在一旁打下手,耳濡目染中熟悉了每道工序。

“文革”期间,“家庭成分不好”的杨通清隔三差五被批斗。如此一来,杨光成少年学艺期可谓一波三折。但杨光成仍然坚持学习,终于在他20岁时出师。

杨光成仍记得出师的第一道考题,既作为考官又作为老师的父亲,要求他在宽大的白布上,在没有打底纹和对照物的情况下,画出工整对称而又极富美感的图案。这次考试非常严格,因为这决定了杨光成是否能独自在家庭内部完成枫香印染的整个过程。最终,杨光成顺利通过考试。正是在父亲的严苛培养下,杨光成成为了这一古老技艺的传人。以匠人之心,画染每一块布料

天性爱美的布依族女子,喜欢将床单、被褥、衣裙等用枫香液染上具有美好寓意的花纹。依据当地的习俗,布依族嫁女儿,一套用枫香液印染的铺盖是必不可少的嫁妆。村里很多待嫁的女孩儿,都会提前数月将裁剪好的布料送到杨光成家,请他印染。杨光成带着对枫香印染和族人的尊重,严谨地将生于斯、长于斯的人们对于生活和美的理解及想象,都画染在了每一块布料上。

做出一个优质的传统枫香印染作品并非易事,所以从选材到加工各个环节,杨光成都必须亲自把关。

杨光成认为制作枫香印染品应十分注重时序。冬天是农闲时节,温度低使得枫香油更易凝固,适合描画图案。然而,入染的最佳季节却是夏天,那时染出的布料着色均匀,花纹细腻流畅。即便是染料制作亦讲究时序。染布所用的染料是山上长的蓝靛草,其收割有两个季节,五月枝繁叶茂,适合采摘叶子,冬天则可收割尚未枯败的杆。因此,春天制作的染料轻盈润泽,而岁末制作的染料翠色凝重。

在杨光成看来,养护染缸里的水才是祖传的绝活。染缸水是枫香印染的生命之源,有灵秀之气。在杨光成家的院子里,三口背阴处的大印染缸里面盛着深蓝色的染料,表面浮着一层细小的白泡沫。“这里面是千年不死的活水,微生物在水中不断地运动。”杨光成说不出其中的原理,但他知道蓝靛染料配方和养护非常讲究,即便是技艺纯熟的染衣匠人,稍不留意便会使染缸水成为“死靛”,“水一旦死了,布浸多久都染不上色。”杨光成说。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