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遗传承人:梁珠

相关非遗:香云纱染整技艺

简介

梁珠,1935年生,是目前中国少数掌握香云纱制作工艺的人之一。

详情

顺德立交桥上,一辆辆装载着“顺德制造”的货车呼啸而过,提醒着人们这里是全国最大的家电生产基地。但很少人知道,这里还生产着一种古老的香云纱面料(俗称莨绸)。在阳光灿烂的日子,这里常常会看到广袤的草地上平铺着无数匹长约20米、红褐色的绸缎,煞是好看,当地人都知道:“那是成艺晒莨厂在晒香云纱。”
    在广东顺德,有一位老人掌舵着世界上唯一一家仍完全保持古老手工工艺加工香云纱的晒莨厂,他就是用心印染60年的香云纱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梁珠。
    
    缘起:转业回来当学徒
    香云纱是广东一种已有1000多年历史的古老手工制作的植物染色面料,上世纪30年代,香云纱流行全国,更在上海滩、北京城风光一时,成为当地时髦衣料。1958年,顺德伦教成立了一家联合工厂,里面就包括有晒莨厂。一些懂技术的老师傅被请回厂开始香云纱的加工,延续香云纱的一脉香火。
    这时,转业到广州公安局当民警的梁珠回到顺德,成为厂里一名学徒,在那里,他学会了晒莨技术。文化大革命爆发后,联合工厂倒闭,晒莨技术再次面临失传的危机。1979年平反后,梁珠的工作得到恢复,并担任了省丝绸公司开办的新民晒莨厂厂长。接下来的10年是晒莨厂最辉煌的日子,那时有100多名工人,最高年产量达到40多万米。
    但从1989年开始,品种繁多、价格低廉的新型纺织纤维产品大批涌现,色泽单一的香云纱失去了竞争力,加工量越来越少,最少的时候一年只加工1万米,连工人的工资都发不出,100多名工人最后只剩4人。香云纱的工艺再次面临着失传的危机。
    1996年,新民晒莨厂面临倒闭,梁珠和两个同伴花了20万元把这个连厂房都没有的工厂买了下来,更名成艺晒莨厂。不久,一个日本老板请他们代加工4万米的丝绸。同年,省内的一些制衣厂看中了香云纱面料并制作成服装成功打入国内外市场,成艺晒莨厂又渐渐恢复了旧日的辉煌。此时,它是全国唯一一家香云纱制造厂。
    
    
    坚守:好日子来了工厂却窘迫
    梁珠是目前中国少数掌握香云纱制作工艺的人之一。他的晒莨厂位于伦教一个偏僻的角落,约有30亩地。4月到了,梁珠和他的工人们又要开始晒莨了。此前,78岁的梁珠一直保持着固定的工作习惯:早上6点去工厂,晚上5点回家。“你这么大年纪了还天天跑来跑去,又不缺吃少穿。”面对老伴常年在他耳边的唠叨,梁珠总是一笑置之。
    凌晨5时,天还没有亮,晒莨厂的工友们已经开始忙碌了。他们把一匹匹染上茨莨汁的丝织布摊开铺在黑泥渠边,把挖来的黑泥均匀抹上布料,这在工艺上叫“过河泥”。南国春夏之际的凌晨仍有几分凉意,可来回指挥的梁珠很快就汗流浃背。
    梁珠指着照片上一位已经去世的老师傅告诉记者,培养一个香云纱的师傅至少要7到8年,真正的香云纱只有在熟练的莨纱工手中才能做成。香云纱的制作过程是纯手工的,共需14道工序,经15天方能完成。
    作为历史悠久的稀罕物,香云纱在1990年代后期逐渐被外界重新发现,此后,香云纱越来越出名,用其制成的服装在国际市场也出尽了风头。但奇怪的是,梁珠仍然在为钱发愁。从2001年开始,本地另外两家晒莨厂先后出现。他们从梁珠的工厂里以高达两倍的工资挖走了10个师傅。正宗香云纱一米的加工费是11元,去掉土地租金和工人工资后,每米也就赚一块钱。他和另外两个同伴每年一共只能赚到20万元,“你看我是老板,其实和一般打工没什么区别,20万元要3个人来分,一个月就几千元,和养鱼差不多。”梁珠说。
    
    
    传承:风光无限,生死堪忧
    2009年前后,陡然大热的香云纱让不少认为有利可图的跟风者加入生产,产能过剩的市场乱象中涌现大批假冒伪劣产品,甚至出现了三四天就成型的100多元一件的香云纱。“这简直把香云纱当作垃圾成品卖了。”谈到这几年的混乱市场,梁珠痛心地说。2011年,走下坡路的香云纱产业经历大洗牌,一批生产销售商纷纷挫败而归,成艺晒莨厂成为顺德幸存的四家香云纱厂之一。
    梁珠也不甘心做一个利润微薄的布料供应商,他想过给自己的工厂增加织布、设计、成衣部门,实现一条龙生产,增加产品的附加值。已经78岁高龄的梁珠说自己仍在拼命的目的就是“想把真正的香云纱工艺传承下来”,于是他决定再赌一把。
    梁珠联合其他投资人,投入启动资金2000 万元,注册了一家香云纱生态文化开发有限公司,想建一个集保护、研发、生产、展示、观光游览为一体的香云纱产业园区。现在,产业园区已动工建设。
    谈到香云纱的未来,几乎将一生青春都倾注在香云纱上的梁珠坚定地表示,希望通过设计元素,活化香云纱的魅力,“有我存在的一天,香云纱就不会成为在博物馆的文物,就不会被遗忘。”谈到动情之处,梁珠随口念起了他作的一首诗:“立足凤城话旧事,相逢已是鬓如丝。回首往事无所负,大好基业望扶持。”
    这是一位年近八旬的老人的人生写照。如今,他还是日复一日去他的晒莨厂,看着他的莨纱工一遍一遍晒莨、封莨水,重复着那些刻在他心里的加工程序。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