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遗传承人:郎佳子彧

相关非遗:面人(北京面人郎、上海面人赵、曹州面人、曹县江米人)

简介

郎佳子彧,大四学生,一米九的个子,高大帅气。初次见面,很难将他与传统印象中的非遗传承人联系到一起。身为北京面人郎第三代的唯一传人,郎佳子彧既有90后的青春朝气,也有着超出同龄人的沉稳老练。

详情

“我从来没有觉得自己有什么特殊,只是专心的捏面人”。然而,出生背景就注定了他不是普通人。郎佳子彧的爷爷郎绍安,北京面人郎的创始人,也是推动中国面塑快步发展的关键人物。12岁拜一代宗师“面人王”赵阔明为师学艺。与生俱来的天赋和精雕细琢的技艺使他少年出道,独树一帜。1957年,著名儿童文学家冰心专门采访郎绍安,并发表《面人郎采访记》。她在文章中描述道:“捏什么像什么……我看得入了迷,一天也舍不得离开。”郎绍安独具创新,将传统面塑的钎举式改革为托板式和玻璃罩形式及盒包装,大大提高了面塑作品的观赏寿命。

郎佳子彧的父亲郎志春是郎绍安的第九个儿子,不论是长相还是技艺,都得到了父亲的真传。他在继承郎派面塑技术娴熟、精巧细致的基础上,融入更多的艺术元素,研创了以国粹京剧脸谱为原型的面塑京剧脸谱,现为中国高级工艺美术师。

郎派面塑精巧细腻,方寸之间别有洞天。2008年,郎派面塑艺术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作为郎派面塑第三代的唯一传人,郎佳子彧可以说是天赋异禀。据父亲回忆,郎佳子彧三四岁时就喜欢看父亲捏面人,一看就是一个多小时。六岁时,就开始独立制作面人。父亲因此立下规矩,“一个假期要捏50个面人”。正是好动年纪的郎佳子彧从未反抗,童年时光就在捏面人和学习中悄然度过。“寒暑假,别的小朋友弹钢琴,我就在捏面人;别的小朋友弹完钢琴出去玩了,我还在捏面人。网络游戏从小到大没玩过,也不感兴趣。”

郎佳子彧一坐就是一整天,“跟自己较劲”也成了家常便饭。刚开始捏郎家套活“娃娃”,虽说鼻子眼睛都有了,但就是不好看。好不容易做到好看,还得一眼能看出是个可爱的娃娃。这给当时技艺还不熟练的小孩子来说确实是个不小的挑战。“最难的就是做手,虽然简单但是做出神韵并不容易。起初,四五双手只有一双能用,稍好时两三双手只有一双能用。”郎佳子彧就跟自己较劲,手都捏出小山一般高了,还是未能有满意的,自己急的直哭。而父亲却只淡淡说了一句,“要想捏的好,没有别的办法,就是要自己练”。

不服输的郎佳子彧一边认真观察父亲的技艺,一边又不停的操练基本功。终于有一天,趁父亲不在家时,他一气呵成捏了个“老寿星”,得到了父亲和长辈们的盛赞,给他增添了不少自信。至此,郎佳子彧仿佛开了挂一般,凭借着娴熟的技艺和对艺术的全新理解,16岁时就被北京民间艺术家协会破格吸收为准会员,18岁转为会员,同年还被东城区民间艺术家协会吸收为会员。2008年,他制作的面塑《寿星》 “技惊四座”, 并由此获得同仁堂杯新苗奖。


添加新评论